首页 >> 新闻库 >> 正文

商品小样“圈粉”年轻人 真假难辨维权难

发稿时间:2022-01-11 13:38:00 编辑:秦亮 来源: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张敏 来源:中国青年报 ( 2022年01月11日 07 版)

  通过网购、代购,花费几十元的价格就能用上大牌护肤品的小样,这是韩玉洁最近热衷的消费方式。近年来,大牌护肤品小样俘获了一大波像韩玉洁这样的消费者。

  小样就是人们常说的“试用装”,是品牌商家为了做新品推广、吸引顾客尝试体验或进行促销优惠而推出的产品,一般不专门销售,主要搭配正装赠送给消费者。如今,小样不仅成为美妆行业的“网红”,还逐渐形成新的零售业态,各类小样集合门店走红。小样集合店Harmay话梅被爆出单店估值高达10亿元,在二手买卖平台,各类小样转卖的卖家销量也十分可观。

  性价比高是大多数消费者选择小样的主要原因。

  “比如说某大牌面霜一瓶50毫升的正装将近2000元,购买小样的话,一支5毫升的小样只需100元左右,买10个小样就是一个正装量,便宜了不少”,韩玉洁加入了分享各类小样购买链接的微信群,也经常到小样集合店购物。

  小样爱好者世晨也认为,“小样和正装的内容一样,价格却低了一半,肯定是购买小样划算”。有些人将购买小样称作“精致穷”,世晨对此并不认同,“明明有更划算的东西为什么要买贵的?购买小样说明年轻人在购物上更追求性价比”。

  小样也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试错机会。消费者李鑫喜欢尝试各类护肤新品,她会先买小样,使用过后觉得不错再购买正装。李鑫还喜欢小样的小容量和便携性,“一个小样就几毫升,很快就能用完,不容易氧化,用完就扔,不占地方”。

  “相比起大包装,小样的容量更适合年轻人。”世晨说,年轻人往往喜欢新鲜感,同一物品用久了就会腻,想尝试新产品。

  消费者对小样的喜爱,也让商家看到了新的盈利点。不少商场出现了小样领取装置,消费者注册品牌会员便可以领取小样,装置前往往挤满了人。天猫购物网站也推出“U先”频道,每天推出限量的不同品牌小样试用装,品牌包含国内外各大品牌护肤品、日用品等,价格在几元至几十元不等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注意到,在“U先”频道,售价为19.9元的某知名化妆品牌1.5毫升的眼霜小样已经售出5000多单。

  除头部的小样集合店,不少中小型小样集合店也出现在大街小巷。王嘉沛早在2017年就开了一个小样集合店,在某三线城市人流量最大的综合商场里,她租了十几平方米的柜台,加盟了某小样售卖品牌。

  “想去做小样生意是因为看到很多出差的女生需要便携的护肤品。”王嘉沛介绍,她加盟的品牌在全国有上百个加盟商,需要向品牌方缴纳1万元的保证金以保证不从其他渠道订货,每次订货的金额也不少于1万元。加盟的品牌方会从香港等地各个专柜等渠道收各类小样,“加盟品牌一是为了保证货源是正品,二是为了能持续不断地供货。”王嘉沛说,如果没有专门的渠道,难以保证小样持续稳定的供应,“小样都是专柜配着正装赠送的,数量有限,对于我们加盟商来说,并不是看顾客喜欢什么卖什么,而是看品牌方能给我们哪些小样再去售卖”。

  从事化妆品代购多年的沫莉介绍,小样一般会出现在专柜或者免税店。目前在市场上流通的小样也大多来自于上述两个渠道,一种是品牌的售货员以内购价购买正装获赠小样后,将小样和正装分开售卖,售货员也会定期整理没有赠送出去的小样通过自己的渠道售卖;另一种是代购会通过在专柜、免税店购买正品而获得小样转卖。

  王嘉沛的店面不大,但生意最好的时候日营业额近万元,“减去店面租金、人员成本,利润约10%-20%”。代购的利润就会高很多,沫莉说,如果是买正品送的小样,利润可达百分之百,“从专柜售货员那里收来的,利润基本在40%-60%左右”。

  实际上,小样并不是真正的商品,包装也会标注“非卖品”。据沫莉了解,目前并没有品牌方授权小样集合店售卖小样,“小样的包装一般都比较简单,也没有注明成分,有些工厂就会用收来的小样包装灌入假的产品”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在某批发网站上输入“小样”后,有多家化妆品工厂在销售小样,如某工厂店挂出的各类香水小样售卖链接价格仅为每支1.5元,还有商家售卖的某大牌口红中样只卖6.8元,并打出“招代理、一件代发”等字样。沫莉表示,上述产品一般均为假货。

  为了避免买到假货,在某事业单位工作的贾珍只在买过的代购、专柜的柜姐处或者买过的网店购买,可即使万分小心,她还是“踩了雷”。她在小程序快团团上购买了某日本品牌的12毫升隔离小样,然而在咨询品牌官方客服时,对方表示目前该品牌没有生产过12毫升的隔离小样。贾珍与团长沟通期望退款处理,但对方始终没有回复她。贾珍注意到,这一商品共有1600余人参与团购,每支商品60元,销售的总金额达9万余元。贾珍说,这位团长是一家有两万粉丝的淘宝网店店主,“因为在这家淘宝店买过东西,觉得很靠谱,所以跟了团”。贾珍找到快团团的客服,希望协助维权,但客服答复:“建议与团长协商。”维权陷入困境,她说:“从另一个角度也反映出,所谓的团购工具也没有对产品进行监管。”

  贾珍说:“小样的出现尽管给我们提供了性价比更高的选择,但目前监管体系并不健全,消费者的权益难以维护。”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沫莉为化名)

  2022年01月11日 07 版